這首歌 每次聽到 都要感動一下
記得 上週日 台視有個節目(利菁主持的)
裡面 有個外國老公 唱這首歌 給他的台灣老婆聽
現場的評審 好多都哭了
而我 也是 在電視機前 哭的唏哩嘩啦
 
還記得 十月中的家族旅遊
在我們快要回到嘉義火車站時
司機廳的廣播電台 正在播放這首歌
坐在我旁邊的高雄媽媽 竟然 也跟著哼
那時候的我 整個鼻酸
 
因為 七月中 高雄爸爸 肝癌過世
高雄媽媽 真的 很難過
在七月底那時候 我回去幫忙一個禮拜
 
每天 都看到高雄媽媽哭的 肝腸寸斷
而我 那幾天 也因為 太難過 
加上作息不正常 幾乎都沒什麼吃飯
更不用說 跟高雄爸爸日夜相處的高雄媽媽 會有多難過了
 
在四月底 高雄爸爸 因為身體不舒服
後來 檢查出 肝癌末期
醫生說 只剩下三個月
結果 不到三個月 他 就離開我們了
 
還記得 在車上 
高雄媽媽聽到這首歌 跟著哼哼唱唱時 
我跟我媽 超害怕 高雄媽媽會突然情緒崩潰
好險 沒有
不過 高雄媽媽 也沒有唱很多句
我猜 她也怕 自己再唱下去 會崩潰吧!
 
這首歌 我從以前就很喜歡
是首 很有意境的歌
可以想像出 有一對 老夫妻 
看著以前的照片 坐在屋外的椅子上 聊天
這 或許才是 最簡單的 幸福吧!
====================
家後
作詞:鄭進一/陳維祥 作曲:鄭進一 編曲:張乃仁

有一日咱若老 找無人甲咱有孝
我會陪你坐惦椅寮 聽你講少年的時袸你有外賢
食好食歹 無計較 怨天怨地 嘛襪曉
你的手 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隨你隨甲老
人情世事己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袸若到 我會讓你先走
因為我會不甘 放你 為我目屎流

有一日咱若老 有媳婦子兒有孝
你若無聊 拿咱的相片 看卡早結婚的時袸 你有外緣投
穿好穿歹 無計較 怪東怪西 嘛襪曉
你的心 我會永遠記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就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你著讓我先走
因為我嗎不甘 看你 為我目屎流
 
《同場加映》
今天 7/15 我打的網誌

自從前晚接到電話說
乾爹不行了 要送回家了
(乾爹是我媽的大姊夫啦!我都叫他高雄爸爸!)

我就已經哭到不行


昨天中午 在強心針的支持下
乾爹 在家裡 很平靜的離開

或許是因為
乾爹做人真的很好
很有福報的
沒有受到什麼痛苦而離開

但是 我們大家都很不捨

因為 距離發現不到三個月

四月底大表姊結婚
乾爹就因為身體不舒服沒去
(大表姊也是乾爹的乾女兒)
就在接下來的那個星期四
我接到電話被告知
乾爹得了 肝癌末期
醫生說只剩現三個月了

聽到這消息
真的 哭了好久

因為 乾爹人真的很好
我從沒看過他發脾氣

聽到消息的星期六
我一大早就坐車下高雄
看到乾爹還是很有精神的跟我打招呼
一點都看不出來是病人

下午 三姨她們也下來
三姨叫乾爹要好好保重
趕快好起來

但是 乾爹這時突然一句話

讓我們不知道 他是不是知道有很嚴重
(因為 跟他說的時候沒有說是末期)
乾爹說:若真的要走的時候 還是要走
乾媽就說:你的責任還沒完 你走了 我怎麼辦
當時 我真的忍住不哭

後來 我留下來陪乾爹
乾爹說我要看什麼電視自己轉
(因為兩人房有兩台電視)
後來 乾爹說要出去外面走走
我說要陪他去 他叫我在裡面看電視 他只是要在走廊上走走

因為不是很放心 所以 我有偷偷開門
看到乾爹在走廊盡頭的大玻璃前
那瘦弱的背影 我哭了
乾爹個子本來就小小的 這次住院又瘦了好多 真的很心疼

但是 在乾爹回來前 我擦掉眼淚
因為 我不能在他面前哭

接著的那個禮拜
剛好是校慶補假
所以 我又跟爸媽還有妹妹一起下高雄
這次 跟上次又差了好多
一次次 變的更虛弱

我們決定要一起去先吃母親節大餐
所以 乾爹先跟醫院請假
因為住院都沒有回家
吃完飯後 乾爹要求高雄媽媽要回家看看
聽到這句話 又有很鼻酸的感覺

7/7早上接到通知
乾爹住進加護病房
因為凌晨大量吐血
開刀一個多小時才出來

我跟媽媽早上11點搭阿羅哈趕回高雄
我們剛好趕上下午4點半的探視時間
乾爹意識還算清楚 因為他知道我是誰
但是 明顯感覺很虛弱
晚上八點多的探視 感覺精神又比下午差了點
但還是認得人

最令我鼻酸的是
乾爹有跟高雄媽媽要衣服
(因為 加護病房內只有套一件罩衫)
乾爹有伸手出來要握我的手
我握住的手好瘦弱 好無力

我們跟乾爹說要趕快好起來
我們都在家裡等他
因為晚上探視時間只有15分鐘
當我們要回家時
大嫂看到乾爹眼睛閉起來
似乎不想要我們走
(大嫂說早上也是這樣)

晚上 我跟媽媽還有高雄媽媽一起睡
凌晨大概4點多吧
我就聽到她們在講話
後來我也乾脆起床幫忙整理東西
看到兩張大頭照
高雄媽媽問我們哪張比較好看 到時候要用
(其實都有心理準備了)

7/13早上我打回高雄
二嫂跟我說昨天轉到普通病房了
誰知道 當天晚上 就接到電話說 不行了!
我受到打擊真的很大
因為 早上我還跟高雄媽媽通電話
確認乾爹狀況不錯
怎麼晚上就接到這通電話
(後來才想到 這好像就是迴光返照吧!)

前天下午
聽到乾爹走了的消息
我整個大哭到不能自己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 但是 我們都期待會有奇蹟
而且 還沒有三個月呀

晚上8點搭統聯下高雄
在車上 我也一直哭
當我們到達靈堂時 已經是半夜一點多
按照習俗 我跪著爬進去 我整個大哭
因為 我想到他是這麼好的一個人 但是 卻離我們而去

7/25(也就是我的生日)
乾爹要火化

我想 這個巧合是要我記著乾爹對我是多麼好吧!

乾爹
希望您一路好走

不要擔心
有空 我會回去陪高雄媽媽的

全站熱搜

shining小格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